8/11-策展日記_陳建北-AMA MAMA TAMA 父親

8/11-策展日記_陳建北-AMA MAMA TAMA 父親




策展日記_Ama Mama Tama 父親

陌生人要進到部落創作跟人有很大連結的作品,需要心理準備有足夠的耐心和同理心,要在藝術家意識到需要多大心理準備之前,就是對策展團隊最大的挑戰,在充滿變數的田野中創作,策展人與藝術家是否具備良好的溝通,願意花同等的力氣成就作品,扮演作品完整度很重要的關鍵。

陳建北一位成熟的藝術家,在這次的合作中我們觀察到他的謙沖來自最大的好奇,尤其是進到部落後,常常把自己放到零的位置上,創作期間我們感受到他對於創作的焦慮,因為他不是做一個已經習以為常的創作,慣性動作的創作,而且他並不知道,哪一個受訪者將會在他的面前,加上這個作品的工作量實在太大了。

然而在面對部落的族人時,卻一切以族人為優先,不顯現焦慮,也不會讓對方感受到時間的急迫。一鏡到底的錄像,沒有特別的引導,藝術家先緩緩地說起自己對父親的印象,有時受訪者太緊張,老師會說先休息一下重來,只有讚美和鼓勵,沒有干涉。

猶記得有次早上陪完我們口中的阿北老師訪談港口部落的幾位受訪人,要開始幫老師聯絡磯崎部落的受訪者,老師開出了空間的條件「光線」、「背景要全白」、「安靜」…我腦中搜尋著部落有沒有符合這些條件的地點,心中嘆著氣,老師你可知道光要找一片白牆多難。還要8位受訪者全部到齊…更難,對於部落的人來說,被訪談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有點難想像,「等我有空」這個有空大多時候是「這並不是我日常中的必排順序」,在這裡一再顯現部落的空間與時間概念。

「Ama Mama Tama 父親」這件作品共有4個部落32位族人受訪,每個部落的受訪者有8位,從年齡層20-90歲各安排一位,約訪的過程,誰適合又部落的誰能幫忙連繫,老人家的健康,年輕人白天工作,母語口譯的安排等等,許多的狀況要顧慮,訪問邀約過程中的延宕這也一直讓我們和藝術家產生焦慮,如果對地方不夠瞭解,沒有和部落之間相互信任是很難做到的,陪著老師奔波的王力之展現了,身為策展人的耐力,以及因其藝術家背景而能同理藝術家,盡力協助完成藝術作品。

32位族人最後在家門口的庭院、客廳、房間、學校等不同空間,在早上、中午、傍晚、晚上的時間完成受訪,有時得空等受訪者,甚至約好臨時有事沒出現,而阿北老師全然接受這個(等待的)狀態,是創作者的風範。

作品在技術師Arthur Yeh阿哲的協助下,8台投影機在貓公部落自然建材的傳統屋內,將一個部落的8位受訪者同步投影在竹牆上,這些受訪者緩緩地述說記憶中或現在生活中的父親,有流淚,也有感嘆,他們說的是家人也是豐濱鄉歷史的某一頁。

光線穿透胚布螢幕,風的流動讓影像裡的人立體了起來,這是一件天選的作品,才能有這個機緣在一個非機構型的展覽空間,如此完美的呈現,也充分地展現藝術家的創作經驗與判斷。

關於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

https://mipaliwlandart.com/

關於陳建北:

https://reurl.cc/XWK1mj

photo credit: Traveling Photographer – Night Raven

全球十大攝影師

#從側門走進展場首見最前方的兩位長者是最敬重的安排#2021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

作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