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策展日記_Malay Makakazuwan圖騰住

6/18-策展日記_Malay Makakazuwan圖騰住




Malay的作品「wula i dalan ja移動中的部落」持續在發展中,目前展場除了一座”移動”的「筏簍覓」,還有一件“靜止”的「圖騰住」。

前者探討原住民的遷移文化和領域觀,在現代化的衝擊下失去的與留下的(即使在現在的生活中,都還可以看見族人對於空間的使用,仍受著早期空間觀念的影響),也反映藝術家在成長時期,離開部落後被模糊化的身份,再次透過不斷返回自己的部落,以及在不同族群的部落中移動的方式探問當代的原住民議題。與其說Malay是在找尋自身的「身份認同」,更像是在所謂非原民社會與原民社會的成長中,察覺自己所累積的思辨,跟隨她的創作脈絡,這次的作品有了明顯的內化變化,而「圖騰住」這件作品對應「筏簍覓」則展現了這樣的內化。

細看作品,由下而上從地面上的”土地”(雨鞋內種植蔬菜)、在典型部落塑膠椅上休息的”人”,到最上面三角網上用繡紋視覺化的“靈”,再由上而下的農作工具和漁網代表勤勞(身體層次/土地和人)和剛剛好(心理層次/靈觀),必有源源不絕的豐收(羊毛氈製酒趜、臉盆內的貝類),台灣原住民作為南島語族在這塊土地上的能動性,清晰地展現在作品中。

雖然「筏簍覓」和「圖騰住」的作品說明試圖以“移動”和“住下”談論部落主體與身份,但「圖騰住」似乎更想強化部落生活相較於個人的身份或血統彰顯,更能表現原住民族”作為一個人”的辨識度,某種程度也反應藝術家對於返回自己的部落住下來生活,歸返”作為一個人”的身份價值。Malay至今仍留在駐村的部落,以移動的部落族人為訪談對象,可期待此次創作的經驗在她未來的創作中產生的發酵。

關於三角網上的圖:

人像和三隻手:部落對於一些特定的地點有些禁忌,天將黑之前就要離開海,下過海就不能再下去,不能貪心,否則很容易有看不見得跟著,如果有這樣的情形出現,要把拿到的東西丟掉,衣服要脫光才能擺脫他們。在海邊野餐的時候如果有第三隻手,那麼也要把食物都倒掉,捨得給看不見的他們吃。

關於「wula i dalan ja移動中的部落」:
https://mipaliwlandart.com/artists/%e7%91%aa%e7%b1%9f%e2%80%a7%e7%91%aa%e5%8d%a1%e5%8d%a1%e5%a6%82%e8%90%ac-malay-makakazuwan/

作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