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船工作坊_薛禹婕

造船工作坊_薛禹婕




工作營觀察側寫

自從當初因為課程的關係爬過鯉魚山後,還跟自己說從那次之後我都不要再爬山了!不過這次的經驗對我來說卻是有趣的、學習到了很多,雖然在爬山前作了一個非常錯誤的示範,因為天氣太熱的關係,忘記穿外套就去爬山了……。雖然只有參加到第一天,但從採藤到削藤卻是有別於我人生中會遇到的體驗,第一天的採藤前,看著眼前的山還以為很高,但其實很快就到了我們的目的地,雖然沿途路上有點崎嶇不平加上陡峭,但也沒有花很多體力或感覺很累。

從採藤的過程中,讓我意識到了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就像錦成老師還有Kaling說的,要一個人上山採藤是不可能的事,至少要有兩個人相互合作才可以,採藤對我來說就跟拔河一樣,需要大家的合作外也要數著拍子一起出力,藤才會慢慢地被我們被我們拉出來,藤也有著非常危險的倒鉤,錦成老師跟Kaling也一直提醒著我們要注意,雖然覺得自己已經很小心,卻還是不小心被倒鉤刺到,還好只是微微鉤到並無大礙。其實我在觀察的過程中一直覺得他們很厲害,到底怎麼能在盤根錯節的黃藤中,從我們拉一拉就能知道根在哪裡,我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它們都一起動,根本看不出來到底根在哪裡,這也是他們跟大自然相處夠久,所以才夠了解它們的原因吧!

我們在這之間也有提問說,狀態最好的藤大概是在什麼時候採最好呢?他們也說3月左右是採藤最好的季節,因為在暑假的時候,藤的水分比較沒那麼多也比較瘦。

之後回到志工中心開始削藤和竹子,看著阿公動作俐落還以為很簡單,但其實大家上去嘗試過後,削竹是個很不容易的一件事,無論是力道、角度、刀的位置和速度等等,其實都會影響到竹子削出來的表面跟觸感,也是老人家所令人佩服的多年技術!就連我自己在嘗試削藤的時候,也想說我會煮飯也拿過刀,應該不會很難吧?但經過自己嘗試過後,覺得根本不簡單,而且在拿大刀的時候,心裡也會有著畏懼感,深怕沒拿好或是不小心太大力,會不會很容易就受傷了,讓我覺得在削藤的過程中,不免也需要一些勇氣。很可惜的沒參與到編藤跟船筏下水的環節……。

交流討論側寫

在這兩天一夜的場勘加工作營中,不論是藝術家們對部落的人或是我們學生對部落,其實都有交流的媒介存在,而交流也不一定是僅限於一個形式存在,它可以是言語、可以是物品也可以是想法等等,就像是一開始磯崎部落中被風化的藝術品,其實也是藉由一些漂流物所創作的藝術品跟部落進行交流,至今部落爸爸媽媽也都捨不得把它拆掉。

又或者是說在復興部落,跟我們介紹梯田還有阿公阿嬤的故事,也從一些談話中了解到部落的一些事,即便我們在逛梯田的時候,導覽員跟我們介紹刺芫荽和甜菊和口感時,也都算是一個交流。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是,在採藤中間休息吃便當的時候,因為有組員也是原住民(快被漢化的原住民),Kaling有摘了檳榔要給我們組員吃,但組員吃了反而吐出來,Kaling開玩笑地說:你不會吃檳榔,還算是原住民嘛!其實我覺得這個身分上的交流,仔細想想,好像真的有可能因為離開了部落太久、被漢化的程度,好像就不怎麼會碰到感覺看起來本來很正常的事,像是吃檳榔、抽菸、喝酒等等的,也讓我想到,這跟這幾天工作營的「每一個」導覽員常常提到的兩個字有點關聯,那就是「忘了」,相信很多回鄉親年也是因為要找尋部落的記憶,過去的點滴,才想再次回到家鄉,為部落貢獻什麼,而到底要如何幫助部落、讓部落回春,也是我們在這兩天一夜的交流當中所需要正視的議題。

部落參訪側寫

在當初拿到藝術季相關的PPT後,我們團隊在寒假的時候也有查各部落的相關資料,想說可以先了解部落一點,但其實我個人還是覺得成效不比部落的專人導覽解說來的詳細,因為在網路可以查到的都是一些史料或是比較公開化的新聞資料,但在部落探勘的導覽時,卻能引發我對部落的興趣,因為在導覽時我看到的是每個部落的故事。

其實在造船工作營會參與到的四個部落中,最先讓我有印象的是磯崎部落,因為當初上系上遲老師的觀光規劃的課程時,曾經舉過山海劇場的例子,政府想將山海劇場的BOT案落腳於磯崎部落建設,造成當地居民的反對,除了破壞當地原住民的文化外,也會造成對環境和生態的影響,當磯崎部落的導覽員Emas在導覽部落的過程中,我們坐在海岸邊的階梯上,聽著Emas講起這段故事突然有著共鳴,再看著周遭的海浪拍打,我想我或許了解了部落青年的想法……。

在一開始的磯崎部落導覽中,Emas跟我們說著部落中的三個族群主要是阿美族、撒奇萊雅族跟噶瑪蘭族,阿美族教其他族怎麼在溪邊捕撈,撒奇萊雅族教其他族怎麼農耕,而噶瑪蘭族則是教其他族怎麼漁獵,彼此共生共榮的相互依存著。其實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還有已經殘破不堪的老屋,是當初部落裡第一個有電視及跟電話的屋子,聽到Emas講起部落的故事,觀看棒球比賽的畫面彷彿歷歷在目。除了老屋之外,還有歷史悠久的藤床以及石頭吊掛藝術,看到藤床經過歲月的洗禮還能這麼堅固,以及整個房屋架構,不得不佩服原住民祖先的手工技術,而當Emas講到石頭的排列象徵的是山的稜線,就覺得很特別,也是一種將藝術以及大自然結合帶入家中。

而第二個導覽是復興,在進復興部落之前,其實對復興部落的認識主要就是在「無菸部落」這方面,但不知道原來為什麼會提倡「無菸」(除了單純的因為健康外),到部落裡聽到阿公阿嬤的故事這才了解為什麼,而在爬上以及梯田的過程中,也聽到了關於復興部落的種種,最印象深刻的則是在讓他們最困擾的是到底要不要開放部落探索,但又捨不得阿公阿嬤在旅客離開時感到難過,或許我們也可以找個方法,看要如何能達到一舉兩得的效果。

第三個導覽的則是新社部落,一開始來到香蕉絲工坊,我們當初有想說或許我們紀念品可以從香蕉絲發想,剛好來到工坊時可以順便了解一下香蕉絲的製作過程,過程雖然繁複,但製成的成品非常的有質感,其實一直都很佩服的是原住民總能將我們平常覺得再頻繁不過的植物,以手工製成能讓我們驚為天人的物品,這種技術真的不是一般人一時半刻可以體悟出來的。而後的導覽我們從馬路旁順行而下,沿途介紹著附近的景點,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岩棺,談到了噶瑪蘭族的正名運動,如果沒有岩棺的出現,或許現在的噶瑪蘭族就不會在現今的原住民16族之中。但其實走在馬路旁的這個導覽的過程中,我覺得其實成效比較不彰,因為一排其實站到兩個人其實就算緊繃,再加上隊伍拉長,後面的人或許就聽不到前面說了什麼,導覽員也都跟前面幾個人互動,後面的人其實也會變成走馬看花,以前兩個的導覽來比較的話,其實聚成一團的導覽成效比較佳,也比較會讓人專注跟深度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