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船工作坊_蔣宇傑

造船工作坊_蔣宇傑




⼯作營觀察側寫

⼀早,藝術家們在⽯梯坪志⼯中⼼會合,食⽤完早餐之後,團隊們開始引導藝術家們開始製作⾃⼰的飯包,⽤葉⼦當作容器,把飯、菜包進去,再⽤傘草包裹好,開始出發往⼭上採黃藤和⽵⼦,在上⼭之前,保羅(導覽)和其他幾個共同開路的族⼈,⼀起在保羅家外⾯的橋上⽤米酒進⾏祭祖靈,祝福這⼀天的旅程,可以⼀切順利、平安。

接下來,⼀⾏⼈浩浩蕩蕩的就開始⾏走,⼀直到走到了⼭邊,保羅拿出了劈⼑就開始依著⼭往上爬,邊開路邊走,在這個路途上也可以看保羅介紹在路上可⾒的食⽤野⽣的植物,偶爾隨⼿⼀摘分給我們品嚐看看,很⼩⼼地⼀路向上,走了很久終於,走到採黃藤的地⽅,之後保羅就開始⽰範黃藤如何採集,黃藤採集上的困難主要是它有很強的韌性以及在他接近末端的地⽅會有許多微⼩卻堅硬的刺容易造成受傷,因此⼤家在採集的時候,藝術家們會五六個⼈⼀起同時向在與黃藤拔河⼀樣,⼀起往下出⼒拉扯,同時也要⼩⼼⾃⼰不要被尖銳的刺畫到,藝術家們合⼒的把黃藤慢慢的往下拉、去採集,雖然⼤家都很疲憊,都花費很⼤的⼒氣,但最後每個⼈都參與到活動中,也採下了不少黃藤⽽這裡的活動也就此暫時告⼀段落每個⼈都很開⼼、滿⾜地看待這個活動,滿⾜的討論著黃藤、吃著⾃⼰做的飯包,在溫暖的陽光下在樹林中,⼤家都說說笑笑的,在完畢⾃⼰的餐點後,⼤家開始慢慢把黃藤運⽤⼿邊具有韌性的植物將黃藤綁緊慢慢運下⼭,這時候保羅有教⼀個快速運黃藤的⽅法,他就將黃藤沿著⼀條路徑往下滾,讓黃藤直接滾到要的位置,後⾯再⽤拖的⽅式⽤比較省⼒的⽅式⼀路帶下⼭,之後我們就在⼀⾏⼈到了⽵林去採⽵,看著保羅和族⼈進入⽵林,爬上⽵節迅速且精準的劈下⽵⼦,再俐落的分配好每⼀根⽵⼦的長短和運送⼯作,讓保羅的兒⼦不禁說出對爸爸讚美的話,讓保羅笑得合不攏嘴。

⼀⾏⼈在慢慢地回到志⼯中⼼,保羅和林清進阿公開始教學如何剝⽪和處理黃藤,⼤家⼀開始⼤家都不太會處理,有時候削得太多、姿勢不對,慢慢的藝術家們認真的在處理黃藤,彷彿看⾒⼀個創作的狀態在其中,所有⼈都全神貫注地在學習處理。在最後⼀天,⼤家⽤⼼地清理⽵⼦,保羅也教著藝術家們如何綑綁、對位⽵⼦的位置編排,但在這⼀天最⼤的不同是,保羅可以在整個造船的⼯作中,慢慢的從主⼒⾓⾊變成輔助⾓⾊,隱約能看⾒,他眼裡看著⼤家慢慢的能夠完成許多⼯作的那種能夠看著⼤家合作完成⽵筏的那種滿⾜的感覺。

最後,⼤家趁著退潮前,風雨還可接受的情況下,讓⼤家體驗上⽵筏漂流出去的感覺,在經歷過這麼辛苦的採集到製作的過程,在海上漂流的藝術家們,即便⼀開始出去的可能還帶有點擔⼼的⼼情,但每⼀個體驗過的感想都是舒服且奇妙的感受,⽽整個⼯作營也在這裡有個完美的結束。

交流討論側寫

在體驗的部分告⼀段落後,由部落的耆老林清進阿公從過去好幾年的經驗中,來講解⽵筏的製作、歷史、⽤途和他的製作原理和細節,在這段分享中我們可以知道⽵筏中的這些材料,為何需要削除外⽪纖維,為何需要在⽔裡浸泡三個⽉等等的製作細節。以及各式類型的⽵筏,如何被使⽤以及在⽵筏上的各項設施的功能⽤途的介紹與分享。緊接著,林雅茵老師分享著⽵構建築以及她從過去⼀直到現在不斷研究和嘗試的⾃然建材當中的⽵材的⼼路歷程、觀察和感想,以及各式⽵材的使⽤和差異,和老師在過去的⼀些作品的製作過程和細節,可以發現在這過程中,雅茵老師的每⼀件作品為了堅持這樣的理念,在老師的每⼀件作品都必須要花很多的時間在建立這樣的建築物,除了需要考量建築基本的概念之外,也需要考慮因為是使⽤著⾃然建材,因此有時候也必須等待建材緩慢地進入到可以繼續⼯作的階段,可以在這樣的分享中,可以看⾒老師對於⾃然材料使⽤的堅持。

隨後,在晚餐結束後,藝術家們坐在⼀塊,圍成圈,⼤家分享著在第⼀天走訪部落所看⾒的事物,和⾃⼰接下來提案創作的想法,聽到很多有趣的想法與觀點,有得會想針對當地的地貌、植物的特⾊對應到⾃⼰的⾝命經驗,也有的針對歷史、⼈⽂等等有趣的地⽅想透過科技藝術的⽅式,來做⼀種討論和反思,也有的想要透過當地現有的材料,譬如陶片、染料的原型植物來製作⾃⼰的作品,在討論的過程中,有的⼈提出想法,也有⼈能夠提出⾃⼰熟悉的部落或是他這幾天所看⾒的事物來提出回饋,在這個⼀來⼀往的交流分享,⼤家似乎也慢慢對於⾃⼰的作品有了初步的輪廓,開始能夠更進⼀步的進入到創作和規劃提案的階段,在這三天中藝術家與藝術家之間透過著共同參與⼯作營的互動與交流,不僅僅是更加的熟悉部落,也更加的熟悉藝術家彼此和⼀種未來相處與交流的⼀種默契,我想這也是⼯作營在藝術家之中,更為重要的⼀種作⽤吧。

部落參訪側寫

藝術家們帶著不同的背景、專業聚集各個地⽅聚集到了磯崎國⼩,整個計畫從此刻開啟。這是⾃2018年以來第三屆的森川⾥海濕地藝術季,其中以阿美族語”Mipaliw”「米粑流」作為整個藝術季的核⼼精神與⽅向來進⾏,米粑流(Mipaliw),在阿美族語裡代表互助的意思今年的概念是由部落的族⼈帶領著藝術家走進⾃⼰的部落,在介紹和⽣活及交流的過程中,能夠從兩個不同的觀點看待⼈與⼟地、族群與⽂化的各種不同⾯向,進⽽去做⼀個由⾃⾝出發去認識和反饋的⼀種在經驗上、認識上的⼀種富⾜,藝術家透過⾃⼰的雙腳、雙眼,去遊走、閱讀在部落中、⼭林間;族⼈們透過⾃⼰的經驗、技藝的傳授、記憶的闡述,重新回看⾃⼰的家,在這個⼀來⼀往的交流之中,藝術家和族⼈們在這樣的走讀中,也交換了彼此的經驗和觀點。

在這個⼯作營中,讓藝術家進入部落,接觸族⼈與當地⽂化,也透過當地的部落幹事來帶領藝術家去認識在這個部落中的歷史痕跡,通過這些歷史記憶,來導引出這些部落的⾯貌與輪廓。並且讓藝術家參與場地勘查、實作⼯作營從走進部落的踏查到實際動⼿參與原住⺠的傳統技藝進⽽去更貼近在地⽂化與以及原住⺠對於⽵⼦這個材料的運⽤產⽣認識與交流。在本次的⼯作營當中,主要走訪了磯崎部落、復興部落、新社部落,參訪了當地的主要幾個地標、作品、景觀、產業基地等,讓藝術家透過走訪這些地⽅,能夠更了解這個地⽅的在地特⾊以及創作的素材及元素。

走訪—磯崎部落
⼀個由撒奇萊雅族、阿美族、噶瑪蘭族、布農族混合居住的部落,阿美族在此處即是依溪⽣活的⽅式並發展出⼀套適合溪流旁的⽣活型態透過⿂蝦捕食的⽅式⽣活,同時在此處的噶瑪蘭族以近海捕⿂的⽅式維⽣及撒奇萊雅族以農耕⽅式維⽣,因此在此處的三個族群⽣活的⽅式即會透過技術交流來影響彼此的飲食⽣活⽂化,進⽽共同經營這片⼟地、溪流及海域。磯崎部落也是⼀個相對早讓藝術家進入部落裡進⾏交流、嘗試的部落,透過藝術家的進入,可以⾒得各種不同的對話在此發⽣著,藝術家與居⺠也因為藝術家的需求和居⺠對於實際情況的狀態與⽣活⽅式,開始有了各種不同、有趣的交流,譬如藝術家所需的材料在當地是預期著會有⼀定的數量,但是其實實際情況並非如此,進⽽藝術家必須要因為⾃⼰的需求與當地居⺠進⾏合作,⼀起想辦法,最後輾轉從其他的部落運送材料以完成該作品。除此之外,也因為這樣的展覽,使得當地的族⼈、藝術家等各層級感到興趣的⼈⼠,也透過⾃⼰的認知在當地的磯崎國⼩內嘗試去執⾏⼀些藝術的可能,希望透過藝術的介入及與居⺠的各種合作,讓磯崎國⼩這個區域能夠給予⼀個新的能量,重新活化該區域。⽂化痕跡的交合與拼湊在磯崎部落同時能看到⼀點近代歷史的痕跡,在當地有⼀棟建築物已經年久失修殘破不堪,但那⼀棟建築物確是該部落第⼀個有收⾳機、電視機的家,從⼝述歷史中可以看⾒當時候⼤家從這個地⽅接收外界各式各樣的狀態和榮景。

另外也有⼀棟是導覽⼩瓏以前的家屋,現在他已經將這棟建築物重新修建並且置入了不少元素在其中,成為了他的⼀件作品,在通過導覽描述可以了解到當地的建築物在各個不同⽂化介入交織以及其中的族⼈進入當地有需求的勞動⼒中,所產⽣的技術交流,在這棟建築物上可以⼀⼀的看到這些拼湊的痕跡。

走訪—復興部落
復興部落算是⼀個在當地相對年輕的部落,其族群多數是從其他地⽅遷移來的,在往上⾏走的地⽅,族⼈們正在⼀片⼀片的復育當地的作物,有許多的香草類的農產品,因為⼈⼝⼤量外移,僅剩下部分的居⺠再此⽣活,到後來當地的⼀位老⼈家王明源阿公開始在當地推⾏無菸部落,同時也促成了幾位在當時返鄉的青年回來共同推⾏許多公共事務,同時也透過外界的⼒量協助,逐漸活化當地的⽂化能量,⼀直到今天,即便如此勞動⼒依然極度匱乏,當初回來的返鄉青年雖然⼜有促成⼀些在今天的青年返鄉,但因為仍然有個⼈的⽣活需要去處理,並不是像曾經⽣活在當地的⼈們⼀樣對這片⼟地的⽂化和了解程度,因此雖然能夠分攤許多的⼯作事務,但仍然有很多的事務他們也必須扛在肩上。在場勘復興部落時,由部落總幹事張慧芬帶著藝術家們往上⾯的梯⽥走去,可以看到復興部落廣⼤的梯⽥、腹地,有許多逐漸在復耕復育的⽥地和植物,有許多稀有的植物,也可以在這⼀⼤片的梯⽥看⾒。無菸部落「不要再傷害⾃⼰的⾝體了,不要再讓⽩髮⼈送⿊髮⼈了,這樣實在太難過了,以後還有誰能送老⼈家?」每⼀次在告別禮拜前王明源阿公總會這樣說著。看著⼀位位年輕⼈「躺著,被抬著回來」,許多部落的老⼈家也是只能難過、⼼痛與無奈,下定決⼼要改變這個部落,在推⾏的期間,雖然部落的年輕⼈甚⾄落下狠話「若是這樣我們就不回來!」但是基於整個部落可以慢慢的改變,王明源阿公仍然極⼒地推⾏和訂下規範,為了⼀個健康的習慣,承受著許多來⾃外界的不諒解。

終於在2006年復興部落成為全台第⼀個無菸部落。即便到今天仍然有許多年輕⼈不諒解,但就如同當時⼀起參與⾏動的部落總幹事張慧芬說的,很多事情仍然需要時間慢慢的去說,或許他們有⼀天會理解當初他們做的這些事。信仰、共餐在復興部落的主要信仰是當地的真耶穌教堂,當地族⼈在⼀週當中會有三天會進教堂做禮拜,每個禮拜六整個部落⼤部分的⼈族⼈都會聚再⼀起,⼀起做禮拜也在這⼀個禮拜的這幾天,⼤家也會在這時候聯絡彼此的感情,也是族⼈凝聚再⼀起的幾個時間,另外還有每個禮拜⼆的共餐時間,部落的⼈會在這⼀天,⼤家⼀起聚集在共食中餐,共同交流彼此的⽣活。

走訪—新社部落
新社部落算是⼀個產業開發、規劃相對完整的地⽅,在這裡可以看到舉凡新社半島,已經成為⼀個熱⾨的觀光景點,或是⼀些關於有機米的品牌譬如「⼩島友米」、「八個傻瓜」等,⽽這次參訪的是當地的「香蕉絲⼯坊」,香蕉絲⼯坊主要是為了將噶瑪蘭族香蕉絲編製的傳統技藝進⾏傳承和轉型的⼀個重要的地⽅,香蕉絲編製主要是噶瑪蘭族的女性的⼯藝,在過去,許多噶瑪蘭族的⽣活⽤品、⼯具的部分材料,甚⾄是他們的衣服,都會使⽤香蕉絲來進⾏編製,但後來因為環境的變遷,使得這項技術逐漸失傳,⽽香蕉絲⼯坊在這樣的情境下,將這項技術重新再運⽤進⽽轉型到許多的⽂創商品上,重新讓這項技術和他所乘載的⽂化意義可以⽤另⼀種形式再現出來。

產業發展與⼯作型態之後由導覽員潘國祥帶⼤家解說,在新社部落這個區域的⽔梯⽥仍然保留得很完整,⼀直到今天都還保留著傳統的耕作模式,因此也孕育出了全台灣第⼀個有機的⽔稻專區,也在這個導覽也可以知道⼀個基本在這個地⽅需要知道的耕作模式,如何考量氣候、⿃害等等的問題也因如此這裡的族⼈他們會因為不同的季節可能有時會是農夫有時則會變成漁夫到了冬天甚⾄會進⼭變成獵⼈,也就帶出了原住⺠對待⾃然環境的基本概念,因應著不同的⽉份、季節去變換不同的⾝份。新社岩棺新社岩棺出⼟於花蓮新社⼀件為台灣東部史前⽂化所遺留下的器物,潘國祥導覽員說⽬前這個岩棺是被定義為「岩棺」但仍然存在著許多考究上的爭議,在他的造型上也有⼀種說法是他可能是⼀種盛裝液體的器⽫,可能是⽔缸等等的,潘國祥導覽員分享說,以前噶瑪蘭族的祭司,會使⽤這個岩棺來作為祈雨等的儀式器⽫,會在裡⾯燃燒稻草來祈求降雨,它獨特的造型和交錯著不同⽂明和時間的⽂化、歷史意義,也帶給藝術家們許多在創作上的想像。

光織屋在整個走訪⾏程的最後⼀站,光織屋由纖維藝術家陳淑燕和噶瑪蘭族的⼯藝家杜瓦克·都耀⼀起經營,以⽵與藤編創作為主的⼯作室,伴隨著逐漸昏暗的天⾊,整個⼯作室暖暖的光線成了在整條公路上最溫暖的光線,在桌上擺著⼀張張質感厚實的樹⽪步和⼀件件⽤⽵與籐編織的⽵編作品,優美且細膩,聽著藝術家陳淑燕和⼯藝家杜瓦克·都耀細⼼的介紹⽵編所遇到的困難、⼼得與經驗,當然還有在創作中的喜悅,搭配著⼯作室裡作品內嵌的燈光透過著樹⽪布和⽵⼦原有的燈光照映出來的陰影和各種⾊彩的光線,讓整個⼯作室和走訪⼀整天的藝術家們有個最好的結尾。

工作營活動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