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船工作坊_張子濤

造船工作坊_張子濤




工作營觀察側寫

本次工作營的主軸就是造船了,我們必須從原料採集、製作材料到最後的組裝,每一步驟都由參與工作營的大家一同協力合作完成。

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上山採黃藤的時候,我們跟隨族人的腳步走入山林,是真的完全沒有道路的山路,族人用刀砍出了可以行走的路,砍了夠大的植物做成登山杖,體現出了就地取材的精神,找到黃藤後我們才知道原來黃藤非常難取得,除了他長的不規則會和其他樹木打結在一起之外,他的頭的部分有非常多很硬的刺還有倒鉤,一不小心衣服有可能會被扯破,皮膚也會受傷,所以黃藤一般來說不會一個人來採會盡量大家一起來合作採集做成藤編,這也讓我感受到了族人們合作的精神,此外黃藤還有一項非常難以取得的藤心,因為藤心位於黃藤刺最多的頭部,而且每一棵黃藤的藤心只佔了整個黃藤的一小部分,因為黃藤可以長到好幾公尺,而藤心只有小小的幾十公分而已。拔完黃藤才知道自己的體力多差。

這次雖然未參與到最後一天的行程,但藉由體驗傳統採集竹筏材料的過程,我依然能夠感受到當地族人們流傳下來的智慧,和山林共存的美好,不濫伐只取得需要的數量的精神和為了經濟開發大量砍伐有大大的不同,所以藉由這次的造船工作營我確實感受到了部落對山林的態度是以一種尊敬,這是未來遊客若要前進部落時值得去學習的。

總體來說的造船體驗是很完整的,只要做些些許的改動,我相信整個活動會更加的完整美好,例如削藤這項比較高難度的技藝就比較危險,容易切到自己的手,或許可以改為教導的時候要有族人們在旁觀察是否需要幫忙,因為當時的老師只有幾位而已,也因為人數上本次參與工作營的人比較多,老師有點沒辦法兼顧每個人的安全狀況,我覺得可以增加多一點老師或是減少參與的人數都還是能完整體驗到原住民的智慧和技巧。

部落參訪側寫

這次參加的工作營由三個部落的導覽做為第一天的開場,分別是磯崎部落、復興部落、新社部落。磯崎部落的規模小但族群豐富,其中包含了三個民族在這個小部落中,阿美族、撒奇萊雅族、葛瑪蘭族,他們早起互相教導對方族群擅長的事物,這樣的生活模式一直持續到現在。而這裡的故事我認為是值得被看見、被知道的,因為磯崎部落的老故事背後的意義我覺得是有帶出人們互相學習互相成長的意涵,他能讓未來前來聽導覽的遊客有知識的提升,也能讓遊客們省思人與人之間的互相關係。

來到了復興部落,這裡的部落和我們印象中的部落很不一樣,這裡的族人們不菸不檳榔,是一個活的非常健康的部落,這是部落的一大特色,此外這裡的部落也有種植很多作物來外銷,我想我們可以以這些特點來大力推廣專屬於復興部落的深度旅遊,像是在這乾淨的空氣環境中我們如何接受大自然的恩惠,和山林互利共生的生活體驗也都是一大吸引點。

最後的新社部落有非常具有特色的香蕉絲工坊,也有極具部落文化底蘊的光織屋,此外也是著名打卡景點-新社梯田的一個部落,這裡的體驗特色非常的豐富,有香蕉絲織、月桃葉編織、竹編、藤編,都是取自於傳統原住民的傳統生活所創造出的手作體驗。

總歸來說,我認為這次工作營三個部落的導覽,都讓我知道了部落的強烈特色,他們只是沒被看見,我們能努力的方式就是讓部落的特色被更多人去看見,畢竟濃厚的文化是部落的一大特色,它們真的值得被發現。

交流討論側寫

若要說交流的話,我認為本次參與工作營我們比較像是在學習的感覺,學習部落的技藝,比較沒有感受到交流的感覺,但是我看見多位參與工作營的藝術家們,時常在空檔時間互相交流自己的想法,有的是對當下導覽的感受的互相交流,看見藝術品的想法交流,由於我比較沒有藝術家的氣息,所以比較沒辦法參與他們的話題,比較能和部落族人們交流的事情大概只剩剛好我阿嬤是長光部落的,所以比較能讓部落族人感到親切一點吧?所以我覺得可以在晚餐時間的時候組織一場小活動,增加各個組別的交流,不論是藝術家之間,也可以是藝術家與部落族人的談話,透過主持和場控的方式來真正達到交流的感覺,正因為晚餐過後是大家互相聊天的時候,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增進彼此的感情,讓後續的活動能更加升溫參與人之間的感情,也能讓後續帶領的活動有更加深刻的印象。

當然我認為交流也不只限於對話,我們也可以以藝術品、工藝品來做想法的交流,畢竟大家都喜歡分享自己喜歡的事物,在表達自己的作品時一定是最有自信的時候,也可以促進參與者之間對藝術的想法進行碰撞,創造出對藝術品更新的理解或是實驗想法,也能促進部落對文化推廣的新思考,不只設限於部落編織的包包、手環等等,有可能是能代表部落意象的紀念品,像是原民風格的小夜燈、杯墊等等。

所以我認為推廣部落體驗最基礎的方法是先交流各方的意見,從中萃取部落可以利用的地方,找出最能代表部落的那樣東西,然後就是大力的利用各式的行銷、推廣的手法,成功吸引大家前來了解部落,並且將一些對山林的態度回家省思,我覺得就是對部落觀光最好的方法了。